躺尸的夏言安

又是我是的还是我

p1已有皮表,第一次换皮免费,第二次自戏50+

p2群规,要认真看看,管理脾气都很好

p3已锁cp,要锁cp的请艾特群主or管理,解锁请说明原因并双方同意

emmmm没了吧应该?

群里的各位人都挺好的,进了群请尽量活跃,不要占着皮不说话,其余的要求都在群规里

感谢(鞠躬)

拯救者or堕落者


1

“我做了一个噩梦。”

两条修长的腿交叠,身体后仰靠在沙发靠垫上,面前的少年带着一丝微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我与面前的少年对视几秒后,移开了视线。那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瞳如同一个黑洞,一个深渊。

“或许我能当一个听众,听听你的梦吗?”

“周彦辰。”

2

周彦辰独自一人待在全黑的房间,面前是一张长桌。

“别躲了,最近'捕猎'的成果如何?”周彦辰眯着眼,看向长桌对面若隐若现的人影。

周围的黑暗忽然褪去,那人影也变得清晰。

“也就那样。”那人影随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那脸竟与眼前的少年一模一样,“我说Light,那个小医生你打算怎么处理?”句末语调微微上挑,带着实打实的揶揄。

原本脸色平静的周彦辰双眸瞬间暗下去,堆满了旁人看不清的情绪。

他一字一顿地说

“Johnson,他是我的。”

“别想打他的主意。”

那人笑嘻嘻地撑着长桌

“在没追到之前,他不属于任何人。”

“那我们就各凭本事咯。”

光与暗

一人生于光明,一人藏于黑暗

一人渴望堕落,一人向往光明

穿戴整齐的少年笑得眉眼弯弯,

风度翩翩的医生端着温文尔雅,

也不知是谁落入了谁的陷阱,

猎人有时也是旁人的猎物。

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小医生

3

在我之前,周彦辰还有一个专属的心理医生,那人是我的师兄,每次回校看望导师的时候,师兄的名字总会被导师提起。

Johnson靠在椅子上,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面前身着白色大褂的男人。

“朱星杰。”他无声地咀嚼着这个名字,面上划过一丝诡谲的笑。

“周彦辰是吧,你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朱星杰面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右手转着笔,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细细地打量面前的周彦辰。

“并没有,看到你,我就感受不到一丝不适。”Johnson移开了视线,圆圆的瞳仁骨碌碌地转着。

难得出来一趟,要好好记住小医生的脸。

外黑内白的Johnson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哈,”朱星杰嘴角漏出一丝笑意,“有没有人和你说过,”

“你的眼睛很美?”

美到,我想把它摘下来,放在床边

一起床,就能看到你那美丽的瞳仁

朱星杰依旧温和地笑着,眸色却逐渐转深。

不行呢,还不到时候

真想把你藏起来呢

Johnson挑眉轻笑,“你的眼睛也很美呢,小医生。”

血液里的嗜血分子不断暴动

他在心里尖叫着“同类”

Johnson深吸一口气,嗅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

血,真是令人沉醉的气味

不行,还不到时候呢

想让你的眼里只有我

连Light也不行。

4

他的叙述很乱,似乎没有规律可言。

我抬头又望进了他深不见底的瞳孔,如同一个黑洞一般把我的灵魂往里吸。

我赶紧移开了视线,略有些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师兄的眼睛。

虽然常常含着温暖的笑意,但我每次与师兄对视时都觉得后背发凉,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师兄这么温柔,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5

“周彦辰先生,我们怀疑你与一起连环杀人案有关,请和我们走一趟。”

清晨,李警官敲开了周彦辰的公寓门,朝里边刚睡醒的少年出示了证件之后,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

身材瘦瘦高高,长着一副嫩脸,白白净净,充满了书生气。

下意识的,李警官就觉得,眼前这个同自家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不会做出那样可怕血腥的事情。

周彦辰望了一眼李警官,扯开嘴角笑了。“好,请稍等片刻。”

转身回房的一瞬间,嘴角浮现出一丝诡谲的微笑。

Johnson啊,你落下的麻烦可大了呢。

周彦辰语气轻快,带着不易察觉的兴奋。

黑暗深处有着相同面貌的Johnson撇撇嘴。

动脑子这些事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知道你没脑子。

喂!气急败坏的Johnson忿忿挠墙。

李警官看着坐在审问室却没有一丝惊慌样子的少年。

“你和受害者有什么关系吗?”

周彦辰歪了歪头,“他是我的私人医生,我从小身体比较差,所以他也跟我很久了。”

李警官抿了一口咖啡,“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在昨天的下午三点四十分,我去了一趟医院,在他的办公室检查,四点多我就走了,然后也没见过他了。”周彦辰一脸真诚,具有迷惑性的外表提高了话语的可信度。

你还真是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脑海中传出一个声音。

上天给了我这样一副好皮囊,不用真是浪费了。

周彦辰微阖眼,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周彦辰很快就被放回家了。

他沿着书柜后的密道走进地下室,身着白大褂的朱星杰双手被反绑坐在椅子上。

朱星杰看到出现在地下室门口的周彦辰时,嘴角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语气莫名激动,

“彦辰,今天你要做检查哦。”

6

师兄已经失踪一段时间了,就连周彦辰也很少出现在办公室,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在整理听周彦辰讲述他做的“梦”的笔记时,忽然发现一句不同于自己字迹的话出现在笔记本上,瞬间脊背一凉。

我下意识环顾四周。

“请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吧。”

(诸君,我是一条有理想的咸鱼。

   这里夏言安,你们可以叫我阿言或者随意

    @白日梦° 我发了哦!)

这个是个预告~o(〃'▽'〃)o

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个坑填了的

( ⌯᷄௰⌯᷅ )安排

晚安

勿忘我和苜蓿

这个是脑子一抽的产物,写了三个小时哈哈哈,然后本来是想虐的但不知道虐不虐,反正我觉得是不虐的kkk
梗的提供者@NICE 本来这个梗是写另一对的但铁打的梗流水的cp嘛
准备好了的话,Let's go!


朱星杰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
这不对劲的表现就在于他老是每天咳嗽,去医院检查过却没有查出原因。


周彦辰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
这体现在他的右眼总是在隐隐作痛。


朱星杰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对劲了。
又一次咳嗽,他咳出了一片紫蓝色的花瓣。
毕竟见过世面,朱星杰倒也没那么慌张——在他上网查了相关资料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花吐症。
解决的办法是与暗恋的人接吻。

单身了大半辈子的朱星杰怎么会患上这个病呢,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么说吧,他连自己暗恋谁都不知道。
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朱星杰烦躁地扑上去。
管他呢,睡觉。


周彦辰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对劲。
右眼依旧疼,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模糊了。
最近喉咙也开始发痒了,最近也没感冒啊,饭最近也有按时吃,我是怎么了呢?

路过朱星杰房间的周彦辰看见朱星杰穿着外出的衣服躺倒在床上。
“朱星杰!你快去洗澡!你是不知道今天外面灰尘到底有多少,脏死了。”周彦辰跨着大步走进这个哥哥的房间,毫不留情地把朱星杰拖下床。
朱星杰措不及防地被拖下床,无奈地站起身来,“行行行,我去洗澡行了吧?”

真是白宠这小子了。
被迫进去浴室洗澡的朱星杰无奈地想。
连哥都不叫了。


朱星杰咳的频率越来越高,从隔几天咳一下变成每隔一两分钟就咳一次。
咳的花瓣也越来越多,细细看来,这些花也越来越完整。
朱星杰也没了办法,只好带着口罩戴着墨镜跑去医院检查。

“你这花吐症已经很严重了。”面前的女医生一脸严肃地看着朱星杰。

朱星杰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的病历,耳边回响着医生说的话。
“你所咳出来的花越来越完整,你的病也会越来越重,在你咳出一朵完整的花之前,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和暗恋对象接吻。”


周彦辰去了一趟医院,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不对劲了。
他又是在晚上自己练习,练到一半,喉咙开始发痒,没忍住咳了一下,竟咳出一片淡紫色的花瓣。
在党的熏陶下成长的好少年周彦辰第一时间就慌了。
但毕竟出过国,周彦辰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

花吐症?
周彦辰仔细看了看花吐症的有关症状:吐花。
嗯,是挺像的。
但仔细一想,周彦辰忽然想起莫名发疼的右眼,点开了花吐症的相关词条。

赤花症?
心思细腻的双鱼座仔细地浏览了一遍介绍。
在党的熏陶下成长的好少年在短短一个晚上受到了两次世界观的重塑。

种子会种在大脑里?右眼会长出花?
周彦辰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往下看。
解决方法竟然是让暗恋的人怨恨自己。
周彦辰忽然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和朱星杰不同,周彦辰很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
那个经常冷着一张脸,却十分温柔的哥哥。
朱星杰。


周彦辰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对面的医生。
“我最近怎么老见到这种病情。”医生扶额感叹了一下,“好吧,你最近有没有身体有什么异常,除掉吐花这个。”
“右眼有点疼,然后有些看不清。”周彦辰老老实实地回答。
医生记录的手忽然顿住,“那你最近记忆怎么样。”
“还行,记得还是很清楚的。”

“你还记得你几年前参加的《偶像练习生》吗?”
“那当然是……”周彦辰忽然停住,然后声音越来越小,“是……”
医生叹了口气,“你的记忆已经开始变弱了。赤花症的解决方法你知道的吧?”

让暗恋的人去恨他。

周彦辰想被朱星杰恨吗?
自然是不想的。

“医生,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吗?”周彦辰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收紧。
“……没有。”医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不忍心打击这个青年。
“……我知道了,谢谢你。”


朱星杰思来想去,都没想到自己暗恋的人是谁,但患上这个病肯定是有暗恋的对象的。
朱星杰枕着手臂,望着天花板,忽然怀念起了以前和周彦辰睡上下铺的情景。
以前周彦辰睡觉老是把被子蹬掉,偶尔半夜写歌没睡的朱星杰会给他把被子盖回去。
现在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卧室,他写歌也不会打扰到别人了,这不挺好的嘛。

但是为什么,
心里有点难受呢?

想到这,朱星杰又开始咳起来,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似的。
本就没睡着的周彦辰跑过来,看见朱星杰满床的紫蓝色花瓣,心里一痛。
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暗暗记住朱星杰咳出的花瓣模样,周彦辰上网搜了搜花语。
永恒的记忆。
原来杰哥已经有一个忘不了的人了吗?

想到这个的周彦辰沉默地把朱星杰照顾好,看着他睡着之后走回房间,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确定吗?”作为除了医生以外唯一一个知道周彦辰病情的王琳凯看着面前右眼戴着眼罩的周彦辰,“你都这样了,还要出国?”
“我确定啊。”周彦辰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好吧,我也知道劝不回你的。”王琳凯看着面前瘦了一圈的哥哥,有些心疼。
“有缘再见吧。”周彦辰转身上了飞机,王琳凯在身后看着他。

朱星杰咳得越来越严重,公司不得已停掉了他的行程。
看着床上夹杂着血丝的紫蓝色小花,朱星杰有些头疼地闭上了眼。

“勿忘我啊,”医生走进来,“你知道花语吗?”
“我一大老爷们为啥会知道这些玩意。”朱星杰撇撇嘴。
“永恒的记忆啊,你到底是忘不了谁呢?”医生打趣道。
朱星杰有一瞬的失神。
是啊,我到底是忘不了谁呢?

周彦辰的右眼里长出了一朵淡紫色的小花,咳嗽倒是不咳嗽了,只是时常会忘了自己在哪自己是谁。
“彦辰,你今天好点了吗?”刚好在国外的坤音四子趁着假日过来探望一下老朋友。
周彦辰躺在床上,右眼开着朵淡紫色的花,“好点了吧?你们是谁啊?”
早已习惯了的岳岳凑上前,“我们是你以前的朋友啊,来看望你。”
本以为周彦辰会像之前那样回一句“哦”,但没想到周彦辰问了一句,“我好像一直只见过你们诶,我的朋友只有你们吗?”
“那没有,你朋友可多着呢。”


朱星杰最终还是走了。
有很多以前一起参加节目的兄弟们都回来参加他的葬礼。
葬礼现场没有摆放一贯的菊花,放的是粉紫蓝三色的勿忘我。

“勿忘我啊,”木子洋穿着一身黑西装,“永恒的记忆是吗?”
“星杰是想要记住谁吗?”朱正廷也是一身西装,站在木子洋对面。
“这个,恐怕我们谁都不知道。”

十一
苜蓿,象征着誓言。

翻着书的周彦辰念出上面一句话。
“医生,我眼里长出来的花,是苜蓿吗?”
“是啊。”忙碌着记录的医生应了一声,“我之前也看过一个病人,和你的情况很像呢,不过他是花吐症,你是赤花症。”
周彦辰皱了皱眉头,“那他现在怎么样呢?”

医生停下了记录的手,抬起头,“他去世了。”
周彦辰忽然心脏一痛,“那他吐的是什么花?”

“勿忘我。”

十二
没过多久,周彦辰也离开了。

周彦辰的葬礼也没有摆放上常见的菊花,而是放了许多淡紫色的花。

勿忘我和苜蓿
永恒的记忆里
从不消散的誓言

【终】

这个真的是最后一篇了耶??那我能不能实名求求梗,写不写不知道,但我真的想要梗啊qwq

存稿要没了嘤嘤嘤,现在就靠着大佬们的小说活下去了

您的沙雕文学已经送达,请注意查收

Love Day

(这题目跟那首歌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1.
朱星杰有新的行程了,是去澳门拍一个叫做“奇妙旅行局”的网综,要出去一个多星期。

“彦辰你在家等我回来啊。”朱星杰在房间里收拾着行李,对坐在床边的周彦辰说道。
“我会给你带手信的,你饿了就自己做饭吃,不要再去麦当劳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拍节目的时候不能和别的人靠太近!你是我的人!”周彦辰扑倒在朱星杰的背上,声音闷闷地传来。
“知道了醋花。”朱星杰没有转头,但满是笑意的声音显露出声音主人的愉悦。

2.
杰哥走的第一天,想他。

周彦辰赶行程的时候满脑子“杰哥有没有好好吃饭”“杰哥有没有好好休息”,感觉朱星杰出去一次周彦辰就像个见不到男朋友的女孩子。
“彦辰。”经纪人忽然叫住了他,“你要给杰哥出几个任务,然后他要完成。”
周彦辰坐在镜头前,盯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兄弟我觉得你太瘦了,这样吧,你就三天重个五斤。”
尚且不论看到这个的朱星杰会作何表情,在摄像机后面乖巧坐姿的弟弟张晏凯已经被吓到了。
“彦辰哥,杰哥已经胖了好多了。”张晏凯耿直地提醒他彦辰哥。
“我就觉得他太瘦了。”周彦辰撇撇嘴,“弟弟你还小,谈恋爱之后你就知道了。”

这又关谈恋爱什么事?
张晏凯一脸懵逼地看着忽然变得很开心的周彦辰。
这哥怕不是摔倒脑袋磕傻了吧?
想到这一点的张晏凯看向周彦辰的表情带上了些许的怜悯。

“在节目录制之前呢,有一个你的好兄弟给你发布了一个任务。”主持人递给朱星杰一个平板。
看到封面是周彦辰的照片时,朱星杰嘴上十分嫌弃,手还是很诚实地捧着平板,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看完这个视频之后,朱星杰嘴上吐槽着“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朋友”,脸上抑制不住的微笑却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
主持人内心:我怎么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拜托你昨天还嫌自己胖的要命

“周彦辰!我竟然有71kg了!回去你要和我一起减肥!”朱星杰跟周彦辰打着电话。
“杰哥不胖,杰哥明明很可爱。”果然第一星吹上线,“你最好看啦。”
“不行,这怎么着都是我亏了。不如你节目开播的前几天你发张女装照上微博吧。”
朱星杰和周彦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但两个人心里都是彼此。

3.
“杰哥,你的第二个任务就是在高空中大喊周彦辰最帅……”
“高空?还要大喊?这我不行啊。”否认了两个条件的朱星杰很自然地过滤掉了“周彦辰最帅”这个默认的条件。

终于拍摄完了这个网综,两个人又难得都没有行程,两个一米八几的小男生窝在沙发里。
朱星杰翻微博的时候翻到了周彦辰放出的带着假发和他合影的照片。
看到下面一堆焰火们的评论,朱星杰没来由地吃起了醋,“我家花这么好看,我有点后悔让你放照片了。你的照片只有我能看啦!”
周彦辰蹭到莫名开始吃醋的朱星杰旁边,露出一排大白牙,“杰哥吃醋啦?我人都在你旁边了你还要什么照片呢?”
朱星杰一把揽过周彦辰,“那有行程的时候你也不在我身边啊。”
微微放软的语气好像一只在撒娇的小奶猫。
这样想着的周彦辰无意间也说了出口。
朱星杰眯了眯眼睛,“小奶猫?彦辰你最近是不是又上网逛超话去了?”

才没有。
被朱星杰蹂躏的周彦辰愤愤地想。
真的很像嘛。
小花委屈屈。

4.
闲得无聊的两个人开始回看《偶像练习生》。

在看到朱星杰对着一群弟弟们宠溺的表情时,周彦辰吃味地说,“杰哥你大厂扫弟机的称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啊。”
朱星杰心虚地摸了摸鼻尖,“泽仁给你擦汗的时候你也没有拒绝啊。”
两个互吃醋的人看了一眼对方,最终还是朱星杰先妥协了,“好了,给你买麦当劳好不好,别吃醋了。你见过哪个弟弟直接喊我大名我还纵着他的?”

我啊。
周彦辰咬着汉堡满脸幸福地想着。
果然杰哥最爱我了嘻嘻。

----------
好的这是答应群里的小伙伴放的,依旧是微博放过的再放一次

真相是假

千万句我爱你,不过是一场骗局

1.
你看过的温柔全都是假
爱意也全都是假

“杰哥,我们分手吧。”坐在练习室里,朱星杰抬头望着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周彦辰,戴着眼镜的他有种说不出的冷静。
“你什么意思?”朱星杰慌了,“你再说一遍?!”
“我说,”周彦辰冷静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分手吧。”
“我们不适合。”
看着昨天还和他嬉皮笑脸一起练习的周彦辰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向他提出分手,朱星杰失去了往日的淡定,“周彦辰你什么意思?先说爱我的人不是你吗?!”
同样在练习室里的24K的队员们都有些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缩在角落里看着这场闹剧。
“你不了解我,”周彦辰双手环胸,“你不要以为我们认识三年你就觉得自己很了解我。”
“你不过是我无聊时的玩具而已。”
周彦辰转头走出练习室,手放在门把上。
“我对你的爱意,
都是装出来的。”

2.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杰哥,你还好吗?”黄明昊安静地坐在他的哥哥旁边,难得地不闹腾。
“你们先让我静一静吧。”朱星杰手肘撑在大腿上,两手捂着脸,传出闷闷的声音。
看见黄明昊还想说什么,秦奋立马捂住他的嘴,然后和其他人对视一眼,出了练习室,找起了周彦辰。

他们在楼梯的拐角处找到坐在台阶上的周彦辰。
他的头靠在墙上,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周彦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杰哥!”年纪小的黄明昊忍不住了。
如果不是东东和罗正挡着,我早把你揍趴下。
黄明昊盯着周彦辰干净的侧脸狠狠地想。
周彦辰淡淡地撇了他一眼,“我没有时间了。”
“他还有未来,我只剩下现在。”

自从那次之后,周彦辰和朱星杰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僵硬。
只要出了镜头,原本勾肩搭背的两个人立马分开,一个去找嘻哈帮的人,一个去找丁泽仁林超泽练舞。
大厂的练习生们在黄明昊的复述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看着从最近开始,不管是有没有摄像机都戴着一副眼镜的周彦辰,表情复杂。
以前笑嘻嘻地打闹的周彦辰不见了,现在是总裁气场全开的周彦辰。

在镜头里,他们仿佛还是那个少年,互相笑着,闹着。
镜头外,认识了三年,住在同一宿舍的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3.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和导师合作的舞台结束后,周彦辰回到宿舍,撞见了想要出门的朱星杰。
因为表演没有戴眼镜的周彦辰收敛了近日的锐气,朱星杰恍然间像是回到了三年前,两个人初识的时候。
那时的周彦辰还被粉丝和兄弟们戏称为暴躁网民,朱星杰还是个外表高冷,还没有很多弟弟的冷白皮。

“你挡住我了。”周彦辰看着有些恍惚的朱星杰皱眉。
朱星杰下意识往旁边一靠,又忽然意识到:不对,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脑子里又回想起周彦辰的话:
“我对你的爱都是装的。”

朱星杰你醒醒吧,这场梦该醒了。
朱星杰拍了拍脸,苦涩地想。

4.
周彦辰起了个大早,难得没有故意戴眼镜。
他坐在朱星杰的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然后絮絮叨叨地轻声说起了话。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

“你爱的根本不是一个真实的我。”
“你所认识的我是假的,我们的相遇都是我安排好的。”

不,不是那样的。

你看过的快乐全是假
猜到的秘密是假

“你看我老是在你附近笑得开心,那些都是装出来的。”
“你之前问我为什么喜欢和你去吃麦当劳,你说是因为我想让你陪我,其实我只是想找人陪陪我。”

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啊。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
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签约果然不过是找个公司待着,和你在一起练习不过是提醒自己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是为了能和你站在一起啊!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

“你以为你在我身边陪伴了我三年我就会被这个细水长流的温情戏码给打动?抱歉,日久生情在我这不管用。”

对不起,我真的很爱你。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你写歌时给我发的信息显示已读,我却没有回只是因为我打开了信息的页面开着手机开了一晚上。”
“我深夜时也没有在想你。”

因为我知道你会回来,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在等你。

你见证的拥抱都是假
猜测的想念也全都是假

“我抱你只是因为公司要求。”
“你觉得我在想你,其实我是在发呆。”

我是真的很想你啊。

既然已分开两边
这爱不如忘了吧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从来没有。”

不是的,我很爱你啊。
真的,
很爱你啊……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尽管眼眶里全是泪水,周彦辰的声音依旧十分平稳。
装睡的朱星杰背对着周彦辰,眼泪已经打湿了枕头。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再见了,杰哥。”
后会无期。

5.
大厂的孩子们难得都没有行程,几个有钱人就合伙租下了一个饭店,往日的练习生们现在的流量明星们都在这里聚集,抛掉偶像包袱,尽情地在这里诉说着对好友的想念与在大厂里的梗。
尽管许久不见,但大家还是依旧像在大厂时一样,在娱乐圈沉浮许久却依旧保持一颗纯白的心。

“哎杰哥,你和彦辰后来怎么样啊?”范丞丞笑嘻嘻地蹭到独自闷头喝酒的朱星杰旁边。
四周的人也都竖起耳朵去听。

但朱星杰明显一愣,随即摇头,“我自从总决赛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这时,饭店门口忽然嘈杂了起来:“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今天这里被包场了!”
“不行,”一个女声响起,“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东西要转交给里面的人,您就帮我转告一句吧!拜托了。”
“很抱歉,但我们真的不能让你进去。”
“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要给朱星杰,拜托你就让我进去吧!”

听到朱星杰的名字,离门近的小鬼打开了门,发现门口站了一位女士和两个保安,“你进来吧。”
那个女性回头看了一眼打开的门,“不了,我来就是为了转交这封信的。呃,麻烦你帮我给朱星杰。”

朱星杰看着手里的信封,周围站满了人。
摸着这个信封,朱星杰忽然想起在很久之前,曾经有一个人和他说过,“杰哥,以后我给你送信你一定要好好保留好啊!”
只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只剩下这句话在他的耳边回绕。

打开信纸,朱星杰的眼泪瞬间就停不住了----
“见字如面----”

那是周彦辰的字迹。

6.
“见字如面----”

杰哥,或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你身旁了吧?
很抱歉之前和你说了这么严重的话,但我不能耽误你的前途哇,所以很抱歉。

我陪你走过了三年的籍籍无名,
却没能走到你的前程似锦;
我们一起淋过大雨,一起追过梦想。
以后没了我,你的胃病怎么办啊?
你可是能够喝咖啡喝出胃出血的人啊。

杰哥,很抱歉我没有陪你走到最后。
你不要找我了,找不到的。

我们下辈子不要做兄弟了好不好,
做恋人吧。

还有,我真的,很爱你。

我早已把你安排进我的余生里。

朱星杰看完这一简短的信之后已经是泪流满面,周围的兄弟们也是默不作声。
秦奋想起很久之前那个坐在楼梯间里的少年说,
“他还有未来,我只剩下现在。”

“杰哥……”周锐拍了拍朱星杰的肩膀,最能理解他的心情的人应该就是周锐了。

这简短的信后面还有两张信纸。

7.
“望见到这封信的你不要难过,这是他最后的愿望。”
不同于周彦辰的字迹,这显然是一位女性写下的。

朱星杰先生你好,我是周彦辰先生的主治医生。
或许你会好奇周彦辰先生患了什么病,很抱歉,详细的病情由于患者未完全批准,所以我只能透露一点----他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这么说吧,他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了,但他还是能记住你的名字。
他在清醒的时候常常会抓住医疗人员问关于你的消息。
但他现在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病床上沉睡。看着躺在床上日渐消瘦的他,我曾无数次地想给你打电话质问你,却被人拦住了。
就在不久前,他好像恢复了记忆,也变回了以前爱笑的周小花。
他趁着恢复记忆的时候给我讲了你们的故事。
虽然嘴角带笑却眼角泛泪,看到这个表情,我很心疼这个把所有伤心难过都自己扛下的少年。

他和我说他很后悔对你说下这么狠的话。
他和我说他很遗憾没有看到你光芒万丈的样子。
他和我说他很想去和你们再聚一次。
他和我说他很对不起那些喜欢他等着他的焰火们。
他还和我说他想,再见你一次----
但已经晚了。
他因为病情突然加重,抢救无效去世了。

临走的前一天他和我说,
“你一定要帮我把信送到他的手上啊!”
我终究还是没忍住,打开了那封信。

你们都是要强的孩子,没有一个人选择先低头。
值得吗?

8.
值得吗?
朱星杰也在问自己。
应该是不值得的吧。

我没看到他在说话的时候紧握的双手;
没看到他告别时的泪流满面。
周彦辰,我后悔了。
你回来啊,你怎么就……走了呢……

我答应写给你的歌,你还没唱啊。
说好的以后大家都给你过生日,也没有下一个了。

朱星杰低着头,任由眼泪打湿自己的衣服。
原本是快乐的相聚时光,却因为这措手不及的信变得感伤。

自那以后,音乐人朱星杰也没有再发过歌,没有人找得到他。
有人说他已经去世了,也有人说他环游世界去了。
只有少数人知道,朱星杰和周彦辰终于在一起了。
在另一个世界。

----------
(剧情设定小花是脑癌,但太专业的东西我查了写不出来只能将就一下了)
咳这里是荞荞,微博上放过图片,修改了一下细节,欢迎留言提意见